写写 S6

一个多月的时间,LOL S6 总决赛总算落下了帷幕。faker 在领奖台上并没有表现的多兴奋,从高峰到谷底再到巅峰,已经算是过来人了。

刚开始看比赛时总希望 LPL 能冲刺冠军。看到 SKT 系统的打法和配合,快速迭代的行动力表现在推塔、转线、逆风撤退 还有偷龙上。还有低调,反向上镜的 faker,有谁又能不祝福这些既有梦想又有实力的年轻人呢。

从今年 3 月份开始接触这个游戏,每次进入召唤师峡谷,听着 welcome to the summoner’s rift,感觉像小时候整天蹲在家里玩小霸王游戏机一样的熟悉。我喜欢岩雀终于攒够了钱买深渊权杖时说,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凝视着你,还有挥舞着衣袖从泉水欢呼雀跃地走出去,信心满满地说,我要出发了。我喜欢冰女丽桑卓灵活和超强的控制能力,外表冰冷,实力极强,从来没有人敢越丽桑卓的塔。

印象比较深的一幕,ROX 和 SKT 对战,SKT 辅助婕拉以前在下路打穿,ROX 拿出女枪辅助加艾希,E 技能限制走位加完美打出雷霆。

EDG 四分之一决赛前一晚,第一次和景士晚上去网吧双排到两点。景士说,明天喊你起来看 EDG 比赛啊。早上一睁开眼,0-2,过了会再看已经结束了。LPL 赛区队伍全部出局,似乎意料之中,也有些失望。厂长全程梦游,不敢闪,万年野。不帮上路,跑路倒很快。

希望 S7 的时候还会看比赛吧,也希望 LPL 能打一波大节奏。

时代与规律

有人讨论现在这个时代,总会携裹个人激烈不协调的认知情绪。如不喜欢现在这个没有诗歌、没有文学的世界。其实可能看的多是全世界路过这样题意不通的书,也不知道北岛的散文写的竟然比诗还好看。现当代的作品没经过时间的梳洗,少了天然的漏斗,他们怎么能像对古诗文具有伪装的鉴赏力一样辨认出不俗的面目。也有人自以为优雅的莳花、读书、自拍,修图。赞叹一朵花的姿态比花开的时间还长,当表达流于形式,而不是情感强烈到一定程度后自然的流露,总是显得不诚恳。

而且这个时代与以前在某些方面不见得有什么本质不同,也并非没有好作品。时代的发展更替呈现了不同的创作内容和形式。也许海子一代刚好是对田园麦田的遥望和告别,在日渐城市化里成长的下一代,怎么能要求他们依然做着日暮倚修竹的美梦,虽然他们会少很多独特的自然体验,谁也无法预测他们会多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昨天在餐厅吃饭,坐在旁边的女生一直在说这是个屌丝和拼爹的时代,词频简直全文可以检索到。这两个词本身就是对一些世界固有规律的歪解。那些获得了良好家庭教育的人在某个领域本当发挥所长。

王阳明二十八岁,进士出身,在工部实习学习做工程;二十九岁,任刑部主事,熟悉「大明律法」,学会如何审决重犯;三十三岁,主考山东乡试,积累朝廷关系。古代官员任职时会随机被委派到一个岗位,他们以前一直在搞学术读书,丝毫没有当官的专业工程经验,所以实权往往被下属辖治。而王阳明五年间积累的工程和刑名是担任地方官员的重要后期能力,这一切都是他的状元老爹王华安排的。王华熟知地方官员的技能要求,按照发展规律给王阳明安排了这个学习路线。只不过有人能预先找到事物发展的规律并加应用。王阳明提出了知行合一的理论,他爹却早就践行过了。“知”不是单纯的知道,是“行”若干分解动作的原理性理解,就如王华“知”道要儿子去做一个地方官员,也“知”他需要第一步做什么,做多久,做到什么程度。所以“知”和“行”是统一的,只有“行”过,深入实践,才能分解“行”的每一步到“知”的范畴。也只有“知”,才能在整体大局上保持目标去“行”。这个大概可以当作固有规律一(发挥所长)往固有规律二(知行合一)的推导,甚至可以继续递归下去。

这几天回去在看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汉代当官采用举孝廉的方式,就是「陈情表」中的「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后刺史臣荣举臣秀才」。选举方法分为先读书、后补吏和察举这三步。当时书用竹帛书写,稀少不易得,只有富裕的读书家庭才有这样的读书机会,这一步滤掉了很多人;察举需要郡太守这样的层级才有权力推举,而郡太守一般来自世族门第,他们当然推举自己的子孙和帮过自己的人的子孙,这群人成了新的世族门第,类似享有世袭的特权。而这一步又滤掉了很多人。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国家没有制定世袭或者贵族制度,最后却形成了魏晋以下的门第社会。

从这些方面来看,现在也只是一个不好不坏普通的时代。

秋天的酒

近来立秋,深圳的天气凉快了下来。直觉里秋天比夏天会更诗意一些。在北方呆了多年,更能体会秋意渐浓,仿佛藏匿于暗室的剑气,至初雪天银光乍泄。

周末在家看改过名的中国好声音,东北的小妹妹拿着吉他唱安和桥。当初在宿舍学吉他练这首歌的前奏练了三个月,我一拿起琴,舍友都提着开水瓶扬长而去。我把和弦轻轻地从 Cadd9 换到了 Dadd9,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当你们看了好声音,一定会回来跟我唱这首歌的 (Doge 脸)。

几年前从安和桥北地铁站下车,我默默在心里说了句,这里就是安和桥啊。此时已是深秋初冬,并不会触景生情,第一反应是北京的冬天真 TM 冷啊。我知道宋冬野写的这个北五环的安河桥是他小时候的故乡和乐园,如今被钢筋水泥淹没,所以他在回忆。一个胖子坐在桥边絮絮叨叨想要说些什么,可他能说什么呢。抱着盒子的姑娘,回不来的夏天,瘦落的街道,还有荒郊的月亮。

包师语唱完,四个导师都冲了下来。那英说,不要选周杰伦,他会整夜带着你打游戏的。包立即回,我也一直想和杰伦导师一起打游戏。所有人都笑了。周杰伦接过话,来我的战队,我带你打 LOL。这真是有意思的一幕。周杰伦可是国服第一打野剑圣,因为他只用剑圣。所以你的选择是,我的选择是,中单丽桑卓。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是副歌后紧接的第二段,情感从激烈过渡到深沉。想起里尔克有一首「秋日」。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神话

旧文一篇,写于六年前。

若你有银河

写不写得出神话


若你有神话

会不会让喜鹊衔星辰

到海角天涯


若我有金簪

换不换得来扁担


若我有扁担

能不能挑蒲桃搭花架

到平常人家

聪明和善良

前几天去广州参加培训,这是第一次到广州,第一次到 TIT 创意文化园。培训第一天一个部门经理讲微信的发展历程。提问环节有人以朋友圈广告为例,问在用户价值和营收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他说关键是在立足点,当你把眼光放在提供更好的产品和做更好的技术时,自然会有价值回报。这个演讲的人语速平稳,逻辑清晰,做了十多年的技术,我相信这是他真实的感悟。高行健说,写作的过程本身是写作的回报。当然这里面的逻辑是你在写作,而不是假装把目光停留在笔墨之上。

第二天产品经理分享微信的产品。有人问到为什么做微信读书这种并没有多少活跃量的应用。他说 QQ 阅读的场景是快消式的网络文学,微信读书是出版读物。在这个时代,有一群爱读书的人,他们暂别浮华,沉入到时代的僻静处思考,总有这么一种行为方式最终会证明影响了科技和人文的交叉口。关系链的引入带给他们一些关注,希望读书人的价值得到认可,可以影响他人。他的表达十分诚恳,听到这里有些触动。身边总会有这样的人。

有人一看见微信,微信读书这种腾讯出品的应用,首先反应的两个字就是抄袭。除了这种简单的判断之外,他们甚至不能找出其他的缺点或者对比竞品的不足。这只是一种思考的惰性,逃避选择是逃避自由的一种,因为它能免除责任。逃避思考也是,至少和大家观点一样,不用面对质疑时手足无措。当面对着白板上简洁的麦克斯韦方程,你无法感受到它的伟大和神奇之处,觉得这么简单的东西怎么能算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正如你使用微信,你觉得抄袭出来的东西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你推导不出电与磁的统一,也写不出一行摇一摇搜人算法的代码。

最近和菜头在公众号骂新闻哥诬陷自己,不尊重真正在做事的人,包括张小龙和那些默默耕耘的开发、产品。言语和评论回复都戾气颇重。的确有一批新闻哥这样的人,把插科打诨当有趣,把黑白颠倒当自嘲。你和他谈具体实现,他和你谈想法,你和他谈想法的逻辑,他和你谈用户体验。他并不关心你在做什么,也对这个世界没有好奇之心。也许你沉浸在召唤师峡谷计算时光之杖的被动增益,感悟泉水就像一个地铁站,青铜五的学生们像上下地铁一样死了又生,生了又死。你也可以拿着把木吉他在 Cadd9 和 Dadd9 之间找到民谣里哀和伤的平衡,可能唱着司马司马你不要睡着了。

张小龙在公开课和年会上讲,善良比聪明重要。我理解的善良是对内在品质的坚守,有可能是年少时的理想主义,有可能是对既有恶俗规则的不屑,也可能是对美好事物的热情。

有些人不能飞翔,但也会栖于梧桐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