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 S7

Your emperor is not back。

曾以为这两个身穿一红一黑的少年有一天会披着圣光,再次从天而降。

RNG,一个老鼠,一个薇恩,一个力挽狂澜的无冕之王。

WE,一个飞机,一个乐芙兰,一个千里不留行的侠客。

EDG,一个卢锡安,一个奥莉安娜,两次胜利边缘的弱者退散。

很多人离开了,我也要告辞了,希望这群少年还能坚持下去。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我那个皇族回来了,我还会回来看看。

观影记(七)

小戏骨版红楼梦

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和红楼相关的书和影视作品。太沉重或者太美好的东西都给人带来无法承受和难以抽离的处境。太沉重不用说,太美好是因为它难以为继。人总要积攒很长时间,花费无数精力后才能获得顿悟似的对美的感同身受。而顿悟之后,是会有顿失的。就如黛玉喜聚不喜散,桃花社浪漫,菊花咏清雅,写完诗后回到潇湘馆只是幽窗棋罢指尤凉。北岛在「城门开」中也写道:散场后,随观众走出电影院,我总是很失望,不能跟主人公继续在一起,不能走向地平线以外,只有回到无聊的现实中。而红楼大概是沉重和美好都有。

十一假期在家看到腾讯视频有小戏骨版红楼的预告,打开被惊艳到。服装道具和八七版很像。黛玉初入贾府是五六岁的年纪。而这群小朋友年龄在十岁左右,以作品人物本身的年龄段去演绎自己的少年故事,只这一点就值得一看。我在想这些小演员对作品肯定不会有深入的理解,但他们有超越成年人的模仿感知能力和灵气,再加上这个年纪独有的浑然天成的气质。以八七版为本提供故事、人物、框架、基调,其他由演员去自我表达,这样就能够打动人了。看完之后选取一些有所感的片段摘录如下。

黛玉别父进京都时还很小,离别亲人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心中完全被悲伤占据,不用加三分哀愁,三分茫然,表情也不会出现太多的变化。这种演绎是到位的。

元春省亲,和父亲说的短短几个字,亦望父亲以国事为重,暇时保养,切勿记念。元春蹙眉,一字一顿,言语间有股很重的哀愁。

眼波流转,神思端雅。宝钗这里演的实在太好了。背景是虚化的菊花和一身红衣拿着黄手帕的湘云,以客衬主,构图呼应。

这些画面十分美好,看完却依然沉重。诗意的,温柔的,端庄的,转眼都成了空。红楼的内核太悲了,每个人都要面对爱情的逝去,青春的消亡。普鲁斯特写, 我们听到她的名字不会感到肉体的痛苦,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她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的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冷漠和遗忘。其实,当我们恋爱时,我们就预见到了日后的结局,而正是这种预见让我们泪流满面。

不光感情,一旦我们开始去预见,事物开始从美好坍塌,往往会泪流满面。

毛骗 终结篇

如果你喜欢讲带梗的故事,一定要看「杀不死」。因为一个现代的剧集合理的出现了关公大战牛头马面这样戏剧又热血的镜头。如果看完「杀不死」,肯定会继续看这个团队更早的作品,比如这个名字容易引起误会的「毛骗」,意思是一群讲底线、讲道德的小骗子。

你会喜欢这样的邵庄,四年苦心谋划局中局,不为财,只为守一个诺言。如此单纯、又如此有胆识之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你会喜欢这样的小宝,团队成员各奔东西,放下自己喜欢的盲女,坐在电影院看曾经一起看过的「怦然心动」,字幕打出“我俩从未真正地交谈过”,掩面而泣。多年前,我曾写过,还好有个人情感压倒群体理智的觉醒,我们才得以在梧桐树下以本来面目相见。

我相信,这是我们开始第一次真正地交谈。on the day when the lotus bloomed,最好的相见莫过于此。

微信内容生态

引子

微信公众号兴起时大概有这个产品逻辑,微信作为一个强关系的社交平台,具有连接私有空间和公有空间的无限潜力。私有空间有联系人、朋友圈这样的强关系链,保持了一种个人作为中心和主体的纯净。而公有空间一开始是没有的,这种空间是怎么被开拓出来的呢?换言之,那些品牌、自媒体、商家为什么要来微信申请和运营一个公众号,这些流量是怎么导入进来的?微信开始作为一个聊天工具本身是没有流量的。其一,这大概是因为讲了一个好故事,微信作为平台提供公众号主展示自己的摊位,至于拉新拉活要靠公众号主自己去导流。这样就可以在内测引入各行业头部的主体,用户也大量涌入。其二,那更多的公众号主怎么进来?记得腾讯学院有个讲堂,会邀请各行业的牛人来演讲。那些牛人会来企业内部平台最看重的因素是看以前都有谁来过。就像是能照亮你的美的 Vivo X7 看到打愣~打愣~打的 Oppo R11 在苹果园地铁站开了一家门店,对面找不到地它也会选择在古城开一家。通过这样的以太效应,微信里的内容生态就开始建立起来了。

局域网

微信公众号文章里不能粘贴非公号文章的链接,而且一天只能群发一条消息,这是一个用规则精心构建起来的局域网。其他网站可以通过二维码、链接跳入到公众平台内,而公众平台不能跳到其他网站,这又像一个黑洞。所有的注意力可以始于任意地点,陷于二维码,终于公众平台。这么说起来像是弊端。从产品定位上,却是自己的垂直定位,就是要用有限打败无限。每天有那么多的想法和挣扎,但只有少数会留下来,影响行动的会更少。意志的消亡十分重要。

另外,这是一个风格问题,微信团队本身对产品功能和开放出去的能力非常谨慎和克制,他们信奉 less is more 的哲学。想象乔老爷子背靠在沙发上,产品经理过来,“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个全屏幕的版本,让用户体验到真的大,大放异彩,和自然融合的体验”,“不做”。乔布斯像一个固执的花衣吹笛人(the Pied Piper),他反复抚摸手中笛子唯一的演奏孔,似有所悟,“下个版本充电和耳机孔合成一个吧”。

看一看

从微信-发现可以找到看一看功能,主要是基于微信内公众号文章的阅读推荐,类似于今日头条。上面说过微信公众平台更像一个局域网,局域网最大的短板就是内容不多,所以看一看的选择池并不大。相比,头条有很多的编辑和运营人员,头条号每天也可以无限制发出信息流。两个产品最看重最依赖的是机器学习推荐算法,AI 是这几年最流行的概念。AI 再厉害,也是有自己边界的。虽然在资本看来,没有边界。它的边界在哪里呢?它并不是百分百可用的。

人工智能在最近几年高速发展的原因是,可以用来训练模型的数据量急剧增大,可以用来计算数据的机器运算能力急剧增强,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理论却依然没有突破进展。以 AlphaGo 为例,电脑下围棋赢了圣手柯洁,柯洁落泪,科技战胜人类,话题很有传播性。但围棋抽象出来是一个数学计算问题。假如今晚是伽马星系半人马星座 423 年一遇的流星雨,亿万光年外的星光到微信上小人眼中需要多长时间?你和计算器来比速度一定是计算器获胜。可见现在的人工智能人工多于智能。那么看一看过多依赖算法可能会有些问题,由于没有用户层面的运营和编辑,基本靠公众号主自发来提供文本,文章来源上是无法作出优化和提高的。不过产品形态还在演进,现在已经有了新闻外链、视频、热门话题的推荐,也许某一天结合了微信个人用户画像和行为的看一看能让不再用头条的你驻足。

微信指数

微信内搜索微信指数小程序可以找到这个工具,微信指数提供了关键词在微信生态内传播行为的一个量化指数。这些行为包括阅读分享公众号文章,搜索关键词等。微信像一条无声的巨流河,你不知道自己用尽全力抛出的石子在哪个地方激起了多大的浪花。微信指数可以看到这颗石子引发的传播度,是微信内容生态给外部暴露信息的一次尝试。

以上是作为一个普通开发人员对于微信内容生态的个人想法,零散几点,记于此。

游历

两年一度的内部歌唱比赛海选又开始了,上一次已是两年前来实习,那时候的心有种强烈的不确定和漂泊感,也不知道是去是留。现在的心态好了一点,却也不够安定,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天晚上在线看的还是海选阶段,上台的男生要多于女生,评委和主持人都比较温和,很像腾讯的风格。内部的比赛活动,也没有必要剑拔弩张。评委会理解选手上了一天班后的精神状态,也会提建议让某个程序员 GG 下次上台穿个短点的袜子。看到这么多不同的人,在忙碌一天后还来这种不一样的场合展现代码和需求外的自己,就像前半生的溥仪,下了朝还可能去后海什刹海的波光倒影里会会轻衣绶带的大臣?生活里还是有中单、推塔、脚本走 A 之外的其他可能。

这次的线上比赛还是在全民 K 歌上。有一天心血来潮下载这个软件唱了整个下午,能唱这么长时间的原因是,第一遍唱「我只在乎你」得了一个 SSS 。有什么能阻挡一个信心爆棚的程序员如此得之不易的快乐呢。如果有,那就是好友圈里上一次大学好友的活动痕迹已经是两年前了。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呢。

把时间线往前拉,很惊奇听到一个同期入职的女生唱的越剧「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可惜这首越剧节奏太快,而且是吐字有点含混的南方韵,这位同学显然跟不上。又有什么是明知山有斧,偏向釜山行的湖建,哦不对,福北人唱不了的。在颜佳老师的伴奏下,我拉长又拉高了音看着评分从 S 到 SS,在熟悉的最后一句心底却似旧时友结束时,分数跳到了 SSS。一个好的产品就应该这样,在不经意的地方超越用户的期待。但我知道,这并不是产品造成的。我回想起大学时光,和好友们去唱歌我总在他们同样惊异的目光中点出了这首歌。就像在砖石排位局,5L 在差 ADC 的情况下选出了貂蝉,出电刀依然打赢了的场景。

我还想起那些日日夜夜,在平江的夜色下,偶遇茶馆牡丹亭演出,点了最便宜的菊花茶坐下发现声音是从音响里放出来的,柳梦梅挽了挽袖子转了一圈到台阶就顺便下台了;在西湖边逛完,看到浙江越剧院隐藏在市井之间,我隐隐约约听到绕堤柳,拂柳丝,穿过花径,走到楼上才知道在装修。我还想起那些人,在校园深处,他们高谈阔论。他说,自天子以至庶人,壹是以修身为本。他们还说,我等身修本立,便去远行。

我虽然只能坐在这个地方,看着 Arya 穿过布拉佛斯和维斯特洛大陆将要归于北境,眼中的坚毅和勇气早已达到水舞者的境界。看着她一路的游历,只愿在路上的少年人都能山高水长。

片刻

这段时间似乎很少读书了。在每天的工作之外,也的确需要一些特定的活动来从固定的程序中抽离,可以是拿起在这个潮湿的城市已经生了两次锈的吉他,重新学在年会上听到的部门内部乐队演奏的许巍的我们,或者是入场时 ColdPlay 的 Up&Up。要知道产品经理们的品味一向很高。也可以是重拾小时候的爱好,那个永远放在电视柜下的游戏机,已经被手机取代。偶尔想起一个孤独悲伤的皇帝,在面对昔日强盛的帝国淹没在黄沙之下,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口气说出,恕瑞玛,你的皇帝回来了。

也可以是另一种重逢,Michael Scofield 越过八年的时光,换了另一幅纹身和监狱,开始构思下一场惊心动魄的 Break。我们在这八年时间里,角色换了数种,走过了许多地方,或许也遇到过转折,绝地反弹、和他们一样,这颗渴望光明的心从未改变。

天气好的时候,会沿着灯火通明的深南大道跑回家。中间要走上一个天桥,总有很多行人站在桥上眺望,沿着他们的目光,其实什么也看不见。生活的悲欢远在地平线之外。只是难得有个片刻,可以停下来。但愿能偶尔有这样的时候,可以停下来看看走过的路,或者什么也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