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如何定义我

最近锤科发布了 TNT 工作站。一个工作站,竟然无法作为生产力工具。无法编辑视频,处理图片;无法编写代码,玩大型网游。另外工作站的角色是作为一个显示器,而主机是基于 ARM 芯片的手机。

1、性能

ARM 架构是精简指令集,为低功耗、移动的场景而设计;X86 架构是复杂指令集,为高性能的计算场景而设计。现在市面上的大多数平板,手机采用 ARM 架构,而这些设备场景定位是娱乐和辅助办公。尽管随着技术的发展,手机 ARM 芯片的性能得到了很大进步,但离 PC 的差距还是很大。工作站的定义是:高端的微型通用计算机,具有高性能的图像处理能力,任务并行能力。显然在计算性能要求上,工作站 > PC > 手机。而 TNT 把一个手机强行定义成了工作站的主机。

2、语音交互

无论是办公领域、工程计算领域还是艺术创作领域,精确执行从来都是一种艺术。吉他弹奏时一个和弦一个休止符错误都会毁掉整个曲子;编写代码时多一个 * 都无法编译通过。在语音交互时需要两步转换,第一步是语音转化为对应的文本;第二步是执行文本对应的语义。在制作工资表格的场景下,大喊一声,对第十列后的所有数据求和。怎么去确保它百分百识别出的文本是“第十列后的所有数据”,又怎么去确保它执行的动作是“数据求和”,而这只是最基础的操作。游戏中发起攻击时有动作前摇和动作后摇,这是对操作的即时反馈。在语音交互时,对输入和输出的感知是通过视觉,而视觉的焦点性并不好。这里缺乏有效的结果反馈。

3、态度

钱穆先生说

所谓对其本国以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有一种对其本国以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所谓对其本国以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以往历史抱有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

同理,在互联网科技这个行业,是不是也应该对行业的开拓者保持一种温情和敬意,而不是张口他们模仿,他们拙劣;我们颠覆,我们重新定义。

手上用君子剑的,多半是伪君子;喊梦想改变世界的,大多冲着钱。而真正为这个社会贡献过力量的人,早已淹没在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