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内容生态

引子

微信公众号兴起时大概有这个产品逻辑,微信作为一个强关系的社交平台,具有连接私有空间和公有空间的无限潜力。私有空间有联系人、朋友圈这样的强关系链,保持了一种个人作为中心和主体的纯净。而公有空间一开始是没有的,这种空间是怎么被开拓出来的呢?换言之,那些品牌、自媒体、商家为什么要来微信申请和运营一个公众号,这些流量是怎么导入进来的?微信开始作为一个聊天工具本身是没有流量的。其一,这大概是因为讲了一个好故事,微信作为平台提供公众号主展示自己的摊位,至于拉新拉活要靠公众号主自己去导流。这样就可以在内测引入各行业头部的主体,用户也大量涌入。其二,那更多的公众号主怎么进来?记得腾讯学院有个讲堂,会邀请各行业的牛人来演讲。那些牛人会来企业内部平台最看重的因素是看以前都有谁来过。就像是能照亮你的美的 Vivo X7 看到打愣~打愣~打的 Oppo R11 在苹果园地铁站开了一家门店,对面找不到地它也会选择在古城开一家。通过这样的以太效应,微信里的内容生态就开始建立起来了。

局域网

微信公众号文章里不能粘贴非公号文章的链接,而且一天只能群发一条消息,这是一个用规则精心构建起来的局域网。其他网站可以通过二维码、链接跳入到公众平台内,而公众平台不能跳到其他网站,这又像一个黑洞。所有的注意力可以始于任意地点,陷于二维码,终于公众平台。这么说起来像是弊端。从产品定位上,却是自己的垂直定位,就是要用有限打败无限。每天有那么多的想法和挣扎,但只有少数会留下来,影响行动的会更少。意志的消亡十分重要。

另外,这是一个风格问题,微信团队本身对产品功能和开放出去的能力非常谨慎和克制,他们信奉 less is more 的哲学。想象乔老爷子背靠在沙发上,产品经理过来,“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个全屏幕的版本,让用户体验到真的大,大放异彩,和自然融合的体验”,“不做”。乔布斯像一个固执的花衣吹笛人(the Pied Piper),他反复抚摸手中笛子唯一的演奏孔,似有所悟,“下个版本充电和耳机孔合成一个吧”。

看一看

从微信-发现可以找到看一看功能,主要是基于微信内公众号文章的阅读推荐,类似于今日头条。上面说过微信公众平台更像一个局域网,局域网最大的短板就是内容不多,所以看一看的选择池并不大。相比,头条有很多的编辑和运营人员,头条号每天也可以无限制发出信息流。两个产品最看重最依赖的是机器学习推荐算法,AI 是这几年最流行的概念。AI 再厉害,也是有自己边界的。虽然在资本看来,没有边界。它的边界在哪里呢?它并不是百分百可用的。

人工智能在最近几年高速发展的原因是,可以用来训练模型的数据量急剧增大,可以用来计算数据的机器运算能力急剧增强,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理论却依然没有突破进展。以 AlphaGo 为例,电脑下围棋赢了圣手柯洁,柯洁落泪,科技战胜人类,话题很有传播性。但围棋抽象出来是一个数学计算问题。假如今晚是伽马星系半人马星座 423 年一遇的流星雨,亿万光年外的星光到微信上小人眼中需要多长时间?你和计算器来比速度一定是计算器获胜。可见现在的人工智能人工多于智能。那么看一看过多依赖算法可能会有些问题,由于没有用户层面的运营和编辑,基本靠公众号主自发来提供文本,文章来源上是无法作出优化和提高的。不过产品形态还在演进,现在已经有了新闻外链、视频、热门话题的推荐,也许某一天结合了微信个人用户画像和行为的看一看能让不再用头条的你驻足。

微信指数

微信内搜索微信指数小程序可以找到这个工具,微信指数提供了关键词在微信生态内传播行为的一个量化指数。这些行为包括阅读分享公众号文章,搜索关键词等。微信像一条无声的巨流河,你不知道自己用尽全力抛出的石子在哪个地方激起了多大的浪花。微信指数可以看到这颗石子引发的传播度,是微信内容生态给外部暴露信息的一次尝试。

以上是作为一个普通开发人员对于微信内容生态的个人想法,零散几点,记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