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

这段时间似乎很少读书了。在每天的工作之外,也的确需要一些特定的活动来从固定的程序中抽离,可以是拿起在这个潮湿的城市已经生了两次锈的吉他,重新学在年会上听到的部门内部乐队演奏的许巍的我们,或者是入场时 ColdPlay 的 Up&Up。要知道产品经理们的品味一向很高。也可以是重拾小时候的爱好,那个永远放在电视柜下的游戏机,已经被手机取代。偶尔想起一个孤独悲伤的皇帝,在面对昔日强盛的帝国淹没在黄沙之下,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口气说出,恕瑞玛,你的皇帝回来了。

也可以是另一种重逢,Michael Scofield 越过八年的时光,换了另一幅纹身和监狱,开始构思下一场惊心动魄的 Break。我们在这八年时间里,角色换了数种,走过了许多地方,或许也遇到过转折,绝地反弹、和他们一样,这颗渴望光明的心从未改变。

天气好的时候,会沿着灯火通明的深南大道跑回家。中间要走上一个天桥,总有很多行人站在桥上眺望,沿着他们的目光,其实什么也看不见。生活的悲欢远在地平线之外。只是难得有个片刻,可以停下来。但愿能偶尔有这样的时候,可以停下来看看走过的路,或者什么也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