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事

世事繁杂,重要的事有哪些?

1、喜欢 & 创造

先提一个问题,为什么互联网行业的平均薪资高于传统行业?有一个角度独特而又准确的说法,因为生产资料在无产阶级自己手中。软件开发者可以轻易地创业,而在一定程度不用受限于资本。而医疗、制药、电子等行业,都需要很贵的仪器作为研发和生产必需品。而互联网世界里可作为的上限和下限都在于开发者自己。

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古训、主流思想,甚至鸡汤公众号都倡导读书,把读书放到一个很高甚至有些神圣化的位置。为什么读书有这么高的效用,无论是形而上还是形而下。我们仿写一下这段话。因为生产资料在无产阶级自己手中。秀才可以用最低成本且可行的方式进入仕阶级,而在一定程度不用受限于出身。而命、运、风水这些途径,都需要小概率事件一定发生作为基础。而致君尧舜上成就的上限和下限都在于秀才自己。

可以归纳出两个例子的共同点:获得成本低;结果靠自己。

把读书这种行为扩展一下,看电影、听音乐、游戏、旅行,这些爱好大都是积极的。但它们真的是最重要的吗?

开发者可以创业,需要有好的想法和执行力;秀才中举,至少要能把所读的书形成观点按照规范书写成文章。写作、导演剪辑、作曲弹唱、战术分析、导游,是相对于这些爱好的另一个维度的行为。而后者,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输出和创造,真正地产生了价值。

2、体验 & 精通

再来说说游戏,英雄联盟中幻翎和逆羽两个情侣英雄登陆国服时,他们的名字叫洛和霞。化自落霞与孤鹜齐飞。再来看看其他台词的文字功底。戏命师-烬在下路低语,“我于杀戮之中绽放,亦如黎明中的花朵”,他自称是个艺术家。疾风剑豪-亚索被陷害后四处逃亡,“吾虽浪迹天涯,却未迷失本心”。他的徒弟岩雀登场时兴高采烈,“命数如织,当如磐石”,回恕瑞玛时,“沙漠的暖意,呼唤我回家”。这些台词的撰写者对游戏和人物的理解可以叫精通。

王者荣耀的盛行吸引了很多没接触过 MOBA 游戏的人,有人可能打了几千场但还是停留在一个较低的段位。他们可能的想法是社交、娱乐、参与,可以定义为体验者。有的人只练了几局却可以打出惊艳全场的操作。他们可以拿出暴击穿甲亚瑟打穿上路,拿出肉装 CD 妲己走辅助位,他们可以貂蝉后手进场一打五,也可以选出大乔 counter 貂蝉…为什么大家玩的好像不是同一个游戏。

把游戏这种行为扩展一下,读书、创业、打球、工作,都会呈现类似的两极行为。你可以写出“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亦需留心”这样的台词,也可以只要 E 的够快,队友的问号就会追不上你;可以决胜千里之外,也可以做人开心就好。

也许,这些也都不重要。

说说服务直达

微信中的服务直达是让用户快捷找到服务的功能,比如在微信里搜索天气、深圳到广州车票,会出现相应的小程序页面来提供服务。

1、搜索即服务

基于小程序提供服务的能力,在搜索时,通过识别搜索词来判断用户是否有需要相应服务的意图。我们使用小程序的常用路径:搜索小程序 —> 打开小程序 —> 查询关键词 (深圳到广州,天气,700)—> 打开落地页 ,而服务直达的路径:搜索关键词 —> 点击 Widget 打开落地页。这样将小程序服务能力的触达路径缩短了。

百度很早之前也有这种工具。这种场景依赖于搜索的使用量,锦上添花。微信小程序比百度好的地方是它有账号体系,规范的小程序形式也便于服务商接入。

2、服务发现

无意搜索「红楼梦」,发现有越剧演出票可以直接购买,之前是不知道这个时间在广州有巡回演出。这种超出意料之外的服务体验很好,有点小惊喜。这个场景可以叫做开放的服务发现,但发现依赖于搜索。

在互联网上获取信息有两种方式:搜索和推荐,搜索是主动拉信息,推荐是被动推信息。既然信息可以推送,那么服务也可以推荐。

想象这样一种场景,在朋友圈看到有人晒「邪不压正」电影票,点击查看图片时下方出现购买电影票的小程序,或者出现豆瓣小程序的评分和相关电影推荐。另一种场景,和朋友聊天时说了一句:恭喜 RNG,双击文字全屏查看时,下方视频小程序正在播放 TheRang 山隐之焰召唤烈焰,小虎卡视野闪现大住霞,uzi 卡莎千里进场收割…这里提供给一些用户期待之外的惊喜。

这样的服务推荐弱化了搜索行为,总的来说,提供一种功能扩展和可能性。

3、初心

移动端的小屏幕、单任务特点决定了 APP 要裁剪特性,将功能和场景做的纯粹。微信作为一个 IM 交流工具,一直以来定位如此。微信的生态大致可以分为两层:

a、简单纯粹的基础功能:聊天、朋友圈等。这些只是冰山一角。

b、丰富的内容和服务:公众号文章、游戏、由搜索得到的入口、小程序。这些内容和服务隐藏在冰山之下,庞大且具有活力。但它们的触达路径很深,因此不会干扰普通用户。

服务发现如果做到基础功能之上,对用户来说会显得过重。大多数的使用场景只是简单和家人朋友沟通,不需要这些“智能”推荐。因而服务发现的产品形态还需要找个合适的切入点。

你都如何定义我

最近锤科发布了 TNT 工作站。一个工作站,竟然无法作为生产力工具。无法编辑视频,处理图片;无法编写代码,玩大型网游。另外工作站的角色是作为一个显示器,而主机是基于 ARM 芯片的手机。

1、性能

ARM 架构是精简指令集,为低功耗、移动的场景而设计;X86 架构是复杂指令集,为高性能的计算场景而设计。现在市面上的大多数平板,手机采用 ARM 架构,而这些设备场景定位是娱乐和辅助办公。尽管随着技术的发展,手机 ARM 芯片的性能得到了很大进步,但离 PC 的差距还是很大。工作站的定义是:高端的微型通用计算机,具有高性能的图像处理能力,任务并行能力。显然在计算性能要求上,工作站 > PC > 手机。而 TNT 把一个手机强行定义成了工作站的主机。

2、语音交互

无论是办公领域、工程计算领域还是艺术创作领域,精确执行从来都是一种艺术。吉他弹奏时一个和弦一个休止符错误都会毁掉整个曲子;编写代码时多一个 * 都无法编译通过。在语音交互时需要两步转换,第一步是语音转化为对应的文本;第二步是执行文本对应的语义。在制作工资表格的场景下,大喊一声,对第十列后的所有数据求和。怎么去确保它百分百识别出的文本是“第十列后的所有数据”,又怎么去确保它执行的动作是“数据求和”,而这只是最基础的操作。游戏中发起攻击时有动作前摇和动作后摇,这是对操作的即时反馈。在语音交互时,对输入和输出的感知是通过视觉,而视觉的焦点性并不好。这里缺乏有效的结果反馈。

3、态度

钱穆先生说

所谓对其本国以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有一种对其本国以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所谓对其本国以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以往历史抱有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

同理,在互联网科技这个行业,是不是也应该对行业的开拓者保持一种温情和敬意,而不是张口他们模仿,他们拙劣;我们颠覆,我们重新定义。

手上用君子剑的,多半是伪君子;喊梦想改变世界的,大多冲着钱。而真正为这个社会贡献过力量的人,早已淹没在人群之中。

年轻时

前年毕业时,将所有书邮寄回家。去年未回,今年春节到家整理寄回的书,一排放计算机专业书,一排放国内作品,一排放国外作品。发现上学时不务正业的时间比较多。

回来的火车上,在看「十三邀」许知远采访林志玲的一集。之所以选择这集,是因为许知远对话的人都是哲学家陈嘉映、台湾作家白先勇、诗人西川…突然有一个放在一起会比较奇怪的人,本着三长一短就选短、基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的原则,于是缓存了这集。

开始看时觉得他们俩的谈话特别不搭,一个使用专业的术语,个体、公众话语空间、人文主义传统;一个言语举止都想传递出善良、得体、和善。专业术语的好处是把语言表达的模糊性降到最低。就如“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所以许在说公众话语空间时,大概想表达的就是与个人本身隔离开却由无数个人组成的群体的声音。许知远问林志玲,你大学时学什么的呢?然后他自己开始沉思,自言自语说:有人能突然问一个这样的问题真是很好的事情。在现在这个时代,很少有人去关注公众人物他年轻时在学什么,他在做什么,喜欢什么。公众话语空间对个人的提问已经形成了固定的范式,对公众人物是“你是不是整过容”“在台湾谁是第一美女”“和 *** 的关系”。对普通大众是“为什么还没找”“以后去哪发展”。也并不是说这种提问有问题,公众空间本来也没有责任和需要去关注这些。但个体与个体之间,这些才是最独特的。

所以当被问及你年轻时在学什么,又喜欢什么呢?你会如何回答?

你可能是一个软件开发工程师,大一学 C 语言,大二学 C++,大三学编译原理…这样的描述显得特别普通,所以你一定要喜欢文学。课后周末也会去图书馆看小说、评论学刊、文学理论,因为这些东西不用编译链接,最后显示 no error,no warning,也没有标准来衡量思考到了什么程度。后来毕业,工作内容是为一些互联网服务写后台逻辑功能,日复一日,唯手熟尔。有一天你回到家偶然翻开一本书

那是从习惯中散发出来的,氤氲中悬凝着一个人内心深处隐而不露的精神生活

你突然回忆起你年轻时看过的书,学过的课。想起许知远老师的采访,写了这些字。

2017 年读书报告

刚好看到豆瓣 2017 年度读书榜单,挑选几本书做一下总结。

1、槽边往事

和菜头的书,菜头的意思是厨子。他怀疑自己上辈子在庖厨之间施展才华,用云南山里最深处的菌,取十斤上好的,去泥清洗干净,五斤菌肉切作细丁,不见半点孢丝在上面;五斤挑出菌丝,不掺半点菌肉。于是这辈子成了个有才情的胖子。

「槽边往事」是一本博客文集,不带有主题的汇集成书,所涉者众多。写家乡往事,长于山林之间,与自然亲近,天生似乎多一些感受力;写客居异乡,鹿嘴山庄墨色的云,腾大顶楼从全深圳吹来的风…生活化的场景,准确的叙述语言,让人深有同感。

2、投资最重要的事

下半年王小川携搜狗赴美上市,拿着 AI 的概念和微信搜索的流量,想在概念股中破空而出,完成心中已久的夙愿。一个年轻人错过了 00700.HK,又未能中阅文集团的新股,在某个深夜似乎看到了冉冉升起的新星,买了年轻人人生中的第一支股票。但事实是,AI 目前只是技术预研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还不能进行工业级应用,而搜狗 2017 年上半年的盈利是三千万美元,基本告别了入场机会;微信的搜索流量并没有导入给搜狗,它已经新成立了搜索应用部门。只是可以在搜狗网页上搜索到公众号文章的内容,搜狗在招股书上偷换了概念。概念已经不成立,价格自然会回落到本来的价值。这个年轻人意识到了问题,果断出手,并最终凭借多年打野的意识赚了 2 美元。而他不想说的是,交易的手续费是 4 美元。

这就能给人带来一个启示——小本买卖要注意手续费。

「投资最重要的事」里告诉我们的启示是,要么进行价值投资,要么进行成长投资。价值投资是指目标内在具有的高价值属性,以低于价值的价格买进;成长投资是指目标有高潜力属性,即使买入时价格与价值相近,在未来具有不错的想象空间。具体内容框架参见思维导图。

3、Go 语言实战

当初 AlphaGo 大战李世乭,实在想不起这个 Go 是围棋的意思,第一反应是疑惑为什么选个程序设计语言的名字——Go。这本书简单介绍了语言基础,但并没有实战。既然是年终回顾,不至于贴一堆代码,那就说说实战。

年轻人既然买了第一支股票,是不是该买第二支第三支呢。如果买了第三支,这里可能就继续写炒股从入门到跑路了。不过可以试试第一支电子货币比特币。可惜网上已禁止电子货币交易,那就模拟一个,写写区块链。

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应用,它是一种分布式记账的账本。假设有一种无限拍卖的场景,A 向众人喊话,这十斤云南深山上好的松蓉菌细丁起拍价一百两银子,然后众人开始按照规则计算,用当前的时间加上当前的计算次数加上起拍价,不断循环,当得到的值后四位全为零时可以抢拍,抢到的人会得到一两银子的奖励。B 抢拍到后继续喊话,这五斤没粘半点菌丝的鸡枞菌价格一千两银子,众人又开始计算。B 会记录 A 的名字和自己的报价,而 C 会记录 B 的名字和自己的报价,这样所有的拍卖信息都被记录下来了。这个名字就是节点的哈希值,而报价就是节点存储的信息。计算的过程就是挖矿,矿是指帮忙记账的奖励。之所以加入抢拍时计算的规则,是为了增加信息被篡改的难度。这是区块链简单的形象化理解,实际上还有很多复杂的算法来保证账本的可靠。

4、芳华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就让记忆,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看电影时,萦绕在心中的一直是我们这代人,不知觉已近而立,校园里的钟声似还在耳边。我们在经历和回忆芳华之间的时间里。二十岁时也曾像小萍深夜独自用功,曾遭人诋毁而能渐渐自立,但却似乎未能有月下独舞尽兴的机会。我们都是平常人,没有月光也没有目光。多年过后我们用什么来表达自己。谈笑如故,待人温和?

没被人善待的人,最容易识别善良,让我想起礼失而求诸野。都是被遗忘的角落,却保持了最原本的东西。或许可以反过来,正是因为他们固守这些,导致永远也走不进主流视野的核心。像是人为了摆脱荒野创造了文明,而由文明激发出来的欲望又将人引向荒野。

原著严歌苓似乎给了女性角色太多的揶揄,连女主都显得有些不堪。在情节立意和人物塑造的完整度上,电影更胜一筹。